其实正业是素描但是莫名其妙在画水彩画水彩就算了还没事写字其实就是个手残脆皮鸭文学死忠粉

“我刚刚说的是真的”
“什么”
“哄你高兴是最重要的事”

大概是个卷毛的费嘟嘟(其实我是很想画出斯文败类的感觉的相信我手残的忧伤)

多图怎么加滤镜啊茫然

直男拍照吹一波老福特的滤镜,好久没写毛笔已经开始飘了

彩墨试色(费总情话满分)

实体书到了开心(问问各位姐妹们实体书是不是有删改哇)

遭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 桐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