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正业是素描但是莫名其妙在画水彩画水彩就算了还没事写字其实就是个手残脆皮鸭文学死忠粉

是童年的静姝妹妹啊

事实上我满脑子都是——
“只要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泪,就不会流下来”

如听仙乐耳暂明


合集,谁来拯救我大小不一的字
“只是再也没有百花酒了”
爆哭

直男拍照吹一波老福特的滤镜,好久没写毛笔已经开始飘了

遭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是昆昆昆仑君啊

考试的时候在草稿本上画的窗外

po2原图
临摹
他们真好啊qwq
怎么可以这么好qwq
『绘画练习侵删致歉』

老师描述的沙漠的夜晚
最近期末只能画画书签了

宝石之国の冬 【来年冬天你会不会回来】【并没有肝完系列】

1 / 2

© 桐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