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正业是素描但是莫名其妙在画水彩画水彩就算了还没事写字其实就是个手残脆皮鸭文学死忠粉

昨天漫展写的扇子啊啊,我看见活的杰大啦我不管杰大就是在冲我笑

看到席慕蓉的如果满脑子都是小长庚啊

© 桐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