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正业是素描但是莫名其妙在画水彩画水彩就算了还没事写字其实就是个手残脆皮鸭文学死忠粉

fafa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殿下可要小心了,绝地鬼王可是很凶的。”

花飞花谢花满天,花落城下有谁怜

『未经允许擅自临摹侵删致歉,p2是原图』

评论
热度 ( 9 )

© 桐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