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正业是素描但是莫名其妙在画水彩画水彩就算了还没事写字其实就是个手残脆皮鸭文学死忠粉

我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文真的很好的萌新(?)

砚秧:

       #OOC预警
       #文笔渣
      #作者有病


         灯是须臾间灭了的
        房间里蓦然陷入黑暗,让原本准备点燃蜡烛的两人倏忽感受到令人窒息的尴尬。
        “呃呃队长你等一下啊我我去找打火机……诶,奇怪我记得放着里的啊……文州光可以往这边打一下吗啊对谢谢……”
        黄少天嘴里絮絮叨叨似乎还在呢喃着什么,但落到喻文州耳里,只剩下一串朦朦胧胧的尾音了,黑暗好像隔绝了他的感官,黄少天的呼唤仿佛从大海的深处传来,夹杂着风声,听不真切。
          好在他们俩合作多年,默契十足,心有灵犀下即使喻文州稍有失神,依然配合着黄少天打开了手机上的照明灯。
        “左数,第三格,右边的匣子里”他轻声道
        “在哪儿?我看看啊……队长你神了什么时候收起来的啊……”
         对啊,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留意起与他相处的每一个细节,在意起和他生活的每一个瞬间的
手电筒的灯光暧昧又旖旎地照亮了狭小的空间,光晕透过他垂在颊边的碎发,在他年轻朝气的脸上投射出一片错落有致的阴影。
       就像这样,只要他站在那里,目光就情不自禁为他吸引,耀眼优秀,如同旭日,有着蓬勃葳蕤的的勇气与热情,就像疲惫的旅人在一场漫长的征途后欣喜的发现了一簇明亮的篝火,喻文州觉得自己按部就班中规中矩的人生走入了一条不可思议的分叉口,往前一步,也许是风光靓丽,花团锦簇,也可能是四面楚歌,危机暗伏。
       可他真的已经没有时间分辨了,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坐下,守候着一段寒夜里的温暖,哪怕明日醒来,终需整装离开。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大概会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娶一位美丽的妻子,生一个可爱的孩子,然后心满意足的老去。
      可巧合的是,我偏偏遇见了,茫茫人海,不早一步,不晚一步,邂逅了那么特别的你。
     “前几天看你找打火机,特地买了一个新的放在那里,我知道你有丢东西的毛病,怕你临时买来不及,就到楼下买了一个。”
      “靠靠靠,队长咱能不揭老底吗,说好的友谊长青呢,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可是每次和你对视时,我又鼓不起勇气,说
       我爱你
       你随心的一句玩笑有时候却被我翻来覆去的思虑,战术大师,在自己的爱人面前,愚钝彷徨的像个傻子。
       夜雨生烦千钧一发之际斩来的幻影无形剑,成就了蓝雨最灿烂的一个夏天。但战术大师在分析战况时却认为,那柄寒气凛冽的冰雨,在斩断来敌时,一定没开伤害豁免,不然怎么同队的自己,也会被直击心弦,一剑毙命。
       他还甘之如饴。
       “我对少天当然是真爱啊。”他莞尔一笑,不置可否
       但对方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失控,他惴惴不安的攥紧了手指,任凭惶恐又忐忑的心脏在胸腔里毫无规律的搏动着,一声声震得鼓膜发疼。
     有人要放大招了。
     “少天,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
     “有幸加入训练营,有幸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有幸渡过了蓝雨最辉煌的那个赛季,更有幸的是”
     “我遇见了你”
      “在我最迷茫,最艰难,最困惑的时候拥有了你的扶助与陪伴”
       “与你相遇前,我从未想过到底要和一个怎样的人度过一生,现在我想好了”
        “我讨厌突然安静下来的训练室,讨厌没有人说话的房间,讨厌食堂里被吃的干干净净,没有人浪费的秋葵”
       “我想,所有的原因都只有一个”
       “队长……”
        黄少天感觉唇上一阵温热,喻文州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敷在了他的嘴边。
       他温柔又平和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里淌过,溶入深深夜色。
      
       “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热烈,不顾一切。”
        “他们说,你走过的路,看过的书,见过的风景,爱过的人,都会成为你的一部分。”
        “而你已经成为我最重要的一部分了。”
         “现在,我想问”
        “我想和你一起优雅的老去,你愿意吗”


        回应喻文州的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几乎于死寂的沉默。
        喻文州感受着指尖一点点冷却的血液顺着血管一寸寸僵硬无比的流回心脏。
        黄少天昂起头,他的视线撞进喻文州的瞳孔
        那是一片浩瀚的宁静的天空,偶尔有飞鸟略过,带走几缕云霞,留下不易察觉的脉脉柔情。
        那是一片深邃的无垠的海,翻涌着暗流,浩渺而恬然,宽容地注视着所爱之人,一往情深。
       “文州……我”
     


         “文州我靠你能不能别这样看我啊,你这样犯规你知不知道啊,我是笔直笔直比2B铅笔还直的直男啊,我内心都想好拒绝的台词了你这样要我怎么说出口啊,我我我我都要把持不住了你知道吗”
       “本来我是想拒绝的”
       “到现在”
       “我改变主意了”
       “把那么好的喻文州,让给别人”
       “我舍不得”
       “也不甘心”


        黄少天忽然笑了起来,清亮的声音在夜色里格外明晰。
        “你说我们俩在这里拿着手机商业互吹有意思么?”
        “虽然没有蜡烛,但许愿还是可以的吧”
        “我要开始啦。”
        “希望蓝雨能继续发展下去,年年冠军”
        “希望食堂阿姨温柔点,不要总是做秋葵”
        “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努力加油,打到微草”


        “还有呢?”喻文州含笑调侃道
        “不告诉你”黄少天狡黠又俏皮的笑了
        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潮湿绵长的吻。


        愿望什么的,说出来就不灵了啊。
     
       我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我希望对面那个聪明绝顶的笨蛋
       能心甘情愿的为我笨一辈子。


       黄少生日快乐
       烦烦:喻文州你说这么多还不是想要上我 @桐碎
       
      

评论
热度 ( 9 )
  1. 桐碎砚秧 转载了此文字
    文真的很好的萌新(?)

© 桐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