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正业是素描但是莫名其妙在画水彩画水彩就算了还没事写字其实就是个手残脆皮鸭文学死忠粉

记一个脑洞
天气热,把刘海扎起来是什么感觉呢?
(苹果头不会画O_o可能就这样吧)
也许可以当表情包⊙▽⊙
『初稿潦草。』

评论
热度 ( 4 )

© 桐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