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正业是素描但是莫名其妙在画水彩画水彩就算了还没事写字其实就是个手残脆皮鸭文学死忠粉

大概是只极光?绷带是恶趣味

昨天漫展写的扇子啊啊,我看见活的杰大啦我不管杰大就是在冲我笑

看到席慕蓉的如果满脑子都是小长庚啊

大孙生快@落花狼藉

新年快乐

如听仙乐耳暂明

“我刚刚说的是真的”
“什么”
“哄你高兴是最重要的事”

大概是个卷毛的费嘟嘟(其实我是很想画出斯文败类的感觉的相信我手残的忧伤)

多图怎么加滤镜啊茫然


合集,谁来拯救我大小不一的字
“只是再也没有百花酒了”
爆哭

1 / 5

© 桐碎 | Powered by LOFTER